生殖助孕患者

2021-04-23 02:31:30 来源:合肥晚报
经民联主席、港区全国政协委员梁君彦(中评社 高映竹摄)   中评社香港6月29日电7月1日是香港回归18周年纪念日。从回归时占内地GDP的18%到现在的不足3%,从亚洲四小龙之首到GDP即将被天津超越,面对中国崛起的大潮,香港在“一带一路”与“亚投行”的机遇中应该做些什么?香港青年人的认同问题、向上流动的问题该如何解决?带着这些问题,中评社采访了香港经民联主席、港区全国政协委员梁君彦。  梁君彦表示,国家发展了,香港的重要性有所降低,但内地的人均GDP发展到香港的水平,需要漫长的时间,在这期间香港也还可以为国家做出贡献,不一定要什么时候,香港都是最好的儿子,所有兄弟要一起发展,大家一起富强是最好的。他还表示,国内机会更多,香港失业率只有3%,机会也不少,用社会问题当幌子,是年轻人不努力最常用的藉口,长期看在港努力的人都取得了很大的成果。  访谈内容如下:  中评社:您认为,回归18年来,香港的最大变化是什么?  梁君彦:回归十八年来,香港一直在“一国两制”之下发展。期间经历的经济起落,中央都给予了支援,香港也帮助珠三角及其他一些地方发展。从经济上看,这对香港有利,对国家也有利,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  在政治上,香港有一些问题。部份泛民扭曲了“一国两制”的想法,把“两制”放的很大,不想“一国”。就“一国两制”如何走下去,泛民与建制派有不同的看法。如果在其他国家,对政府的决定有异议,可以请法院裁定,最终定案。在香港,《基本法》解释权在人大常委会,后者也曾经几次释法,但泛民对此不予理睬或不愿意接受,自行解释,这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。泛民如果接受中央的解释权,就失去了自己的政治空间。因此他们利用港人对共产党的恐惧,制造了政治上的一些问题。  另一方面,建制派对《基本法》的宣导做得不十分到位,一般的市民也不清楚什么是正确和全面的。比如对于《基本法》的理解,只抽第21条(关于全国人大对香港的授权——编者注),不理23条(关于国家安全的立法——编者注),这是不正确的。